反过来思考世界

我们如何找到最好的员工1

当开始问这个问题的时候,发现已知的世界即将崩溃。

如果罗列公司能提供的?

更好的福利?不,他们通常不在乎,(他们)可以轻易获取的东西,就不会引人入胜。

有漂亮的妹子?不,这侵犯了我们自己的价值观,也容易让他们感觉受到了冒犯(难道你真的觉得这些优秀的人类很难找到异性伴侣?)

改变世界的梦想? 好像有点意思,但如果自己没有想明白How, 那么,在他们眼中,就容易变成笑话。

一个成长的机会?一次机遇?我后来才觉得说这样的话,很丢人。很弱的人,才需要这样(台面上)的机会;如果你能提供,那么,说明,你也很弱。

期权? 好吧,我后来承认这是一个笑话,如果他们老老实实去创建一个项目,产生的估值,要远超于参与他人项目获取的几个百分比(未来期许的股权)。

然后,罗列我司的技能要求,额外说pdf的简历,GitHub的repo地址就可以加分?但我后来发现,这又是一种极端错误的,他们有野兽一般的学习能力,甚至已经成为了本能;“熟练”、“精通”这些关键词,你能想象对方像小孩子一般看着你,像看外星人的感觉么……

好吧,开始的时候,总是犯这样的错误,更好的福利、漂亮的妹子、改变世界的梦想、看起来流行的技术;这些搭配,确实起到了一些作用,会发现一些不错的人。

不错最好,差距甚远,最明显的标志为: 让他人明理与自我的自在还是非常容易产生冲突。这种冲突,让双方都感到痛苦。

我发现不止自己,身边很多的朋友也在犯同样,甚至更严重的错误,比如某人自鸣得意地用某种程序语言,将各种要求与Case写成一长段代码,来彰显Geek气息。呃,这其实只是在证明这种程序语言看起来是多么冗余而已呀。

我的反思

为什么需要简历?

按照以往的经验,简历真的有作用么?难道不需要简历,就无法了解对方是谁么?不要忘记了,我们是在互联网的时代,他们都是其中的创造者,痕迹犹如小溪,最终汇聚成海。

而且,我还发现,他们实际的能力越强,写简历的能力反倒越弱(有些甚至毒舌的功力不浅……)。而那些在互联网中活跃的一些人,往往反倒名不副实。

这样一来,如果他们隐匿地很好,我们真的无法发现,没了缘分。另外,就是视"人"为艺术品,对自己的鉴赏能力反向的要求提高了很多。

为什么你要过来面试?

很久以前,有个面试者问了一个问题来回路费你们公司报销么。我感觉挺奇怪的。
现在,才明白过来,当时是多么的愚蠢。

在现实世界中,我们居然有如此常规的想法,把公司至于求职者之上,这样怎么可能获取最好的人才呢?
我们追求所谓的用户体验,但是对员工内心的体验,又有过什么特殊的考虑呢?
难道,去你的公司打工,就是他们的刚需,就可以无视一个好的体验么?多么庸俗且傲慢的想法!

我开始有了这样的想法:

为什么,不能是,我们公司所有人,去你的所在地,接受你的面试?
为什么,不能是,我们公司所有人的简历,给你一份?

反过来思考世界

试图这样去看待一些问题的时候,已知的世界,极容易产生崩塌。

有非常多的人受了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的荼毒,而我曾经的日常工作,就是要和他们打交道。对上,要有对策;对下,要有下策;平行间,还要划清界限与彼此合作。

我同Alex说: 交互设计方面,于我而言,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挑战的了。
Alex说: Prove it!

上一份工作,在上班途中,有一小段,需要步行。常常会悲从中来,不明白工作到底为了什么。设计失去了原生的意义,不再是设计师思想的表达,成了需要在唇舌之间、数据之中证明的商业玩物。

我时常会想起跟Alex的那次对话。
它总在提醒自己,追求内心Prove it!之间的矛盾。
也常常问自己,是否学会了反向、但不愚蠢地去理解这个世界。

Prove it!
Why!?
Do not do it!
Why not!?

也许这就是,我们应该留给这个世界的答案。

By Pi

  1. 我们希望这是一个中性词,但语境中容易产生“上下级”的联想;但用“伙伴”,又很难表达意思。 

@2014-03-06 11:19
  • towser2014-03-08 21:48

    拥有这样思考方式和情怀的公司,怎么可能不变的强大呢

  • yufeiee2014-03-17 14:50

    Farbox越来越漂亮(界面&体验)了,和它的这种产品哲学不无关系吧。

  • pkuphy2014-04-24 19:13

    “在现实世界中,我们居然有如此常规的想法,把公司至于求职者之上,这样怎么可能获取最好的人才呢?”
    有一个错别字,“置”于。
    很喜欢 Farbox~